人妖是什么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搜索相关资料。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

展开全部人妖是港台叫法。”人”者,说明他(还)是人,”妖”者,说明他是由人变的,妖里妖气。泰语叫:GRATEAI。英语作:SHEMALE。和“妖”风马牛不相及。不过到现在,主要指的是在泰国旅游胜地帕塔亚专事表演的从小服用雌性激素而发育的男性。 其中部分是变性人(外生殖器做了手术),而大部分仍然是“男人”,只是胸部隆起,腰肢纤细,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仍然能够),大多人妖都很漂亮,唯一外表上和女性区别是通常手脚较大,并可通过声音鉴别。这一类人多集中在泰国,我们称之为“人妖”。由于特殊的社会环境和原因,人妖主要沦为供人欣赏的取乐对象,其生活的辛酸不言而喻。年纪大的人妖往丑角发展,逗逗观众要靠上天赏赐一副比例均匀、细瘦的骨架,不然有再好的容貌,也无法成为最佳女主角,只能跑跑龙套或是往丑角发展了。人妖秀的表演内容,含括各国民族舞蹈和代表歌曲,不仅吸引观光客,就连当地人也常光临。除了欣赏豪华的歌舞表演之外,也可看到姿色较平凡的舞者表演笑剧。

在泰国,几乎在任何地方都能碰上人妖,只是你分辨不出来罢了。但人妖在法律上是定为男性的。不男不女,这也正巧符合“人妖”名字的本身。泰国的人妖,主要集中在曼谷和芭堤雅,而尤以芭堤雅为多。芭堤雅是泰国著名的旅游胜地,以美丽的自然风光和未受污染的海岸线而闻名,倚山傍海,四季气候宜人。该城有两个著名的人妖歌舞艺术团,可观看到最高水平的人妖艺术表演。

在泰国,人妖一般都来自生计艰难的贫苦家庭,可以说,几乎没有富家子弟愿意做人妖。在泰国,有专门培养人妖的学校。一般是从小孩两三岁时开始培养。培养的方式是以女性化为标准,女式衣着、打扮、女性行为方式、女性的爱好。同时,更重要的一点是吃女性荷尔蒙药。这种药的作用在于抑制男性生殖器官的发育,促进体内新陈代谢,并向女性发展。一般有十多年的服药期。十多年后,男性生理特征便逐渐萎缩,如男性阳具,就会变得又短又小,而皮肤就会变得细润,有光泽,臀部、胸部会越发达,像女性一样,肌肉减少,皮下脂肪增多,皮肤富于弹性,胸乳增长快的,比普通女性还高耸、浑圆、挺拔。

在这期间,学校便要教授许多技艺。比如让她们学习舞蹈,熟悉声音。练功是极其艰苦的过程,腿功、腰功、头、手、脚等,都要进行严格的规范化训练,这种训练的苦,一般女性是难以承受的。为了培养出一批优秀演员,有的人妖艺术学校或艺术团体,还要选拔人妖送往国外,比如美国、日本或其它国家深造。所以,人妖艺术表演水准是相当高的。

至于这些人妖演员,优秀的,每月月薪有一万泰铢,差的,则只有一千元左右。而她们每天平均要演出三场以上。演出收入归剧团老板,老板根本上是将“她们”作为发财致富的工具。所以,为了生存,人妖就不得不拼命地赚钱。

但“她们”赚钱的途径除了出卖色相以外,又别无选择,法国人妖所以不少人妖只好在外胡来。比如在红灯区,许多妓院的老鸨都愿意高薪聘请漂亮的人妖来作拉客的妓女。

人妖在泰国是受到歧视的。虽然法律规定她们为男性,可是从来没有人把她们当作男人看待,只把她们视作一群玩物。她们自幼接受女性化的教育和熏陶,使性格、形态都表现出女性特征。在小学期间,她们在心理发育上就出现严重不平衡。社会的歧视使她们感到自卑和绝望。

现代网络流行术语。“人妖”是指在网络世界中(QQ、论坛、网络游戏等)的虚拟形象的性别与真实相反的人,是对此类人的蔑称,多指男性。例如在网络游戏中男性玩家选择女性的游戏角色,则称为人妖

在生活中,人们一般把“人妖”用在性格女性化的男性,所谓女性化,就是性格举止和女性一样。所以“人妖”有时候等同于“娘娘腔”。是贬义词。

一,从地缘上来说,东南亚土地富饶肥美,气候湿润,温度适宜,土地不用播种都能长出谷物,有句古话能充分形容这种富饶的情景,叫做:水里有鱼,田里有稻.这种环境造成了东南亚人的祖先比较的懒惰和好享乐的性格,因为生活实在是太容易了,不用辛苦耕作都不怕饿死,随便在后院摘几个香蕉都能填饱肚子.因此在东南亚,男性在社会生活中所起的作用就不是担负谋生的重任了,儿子可要可无,还是要一个女儿合适,能帮家里采摘果实,服饲父母.当然是多女多福啊!那象咱中国北方,天寒地冻,土地贫脊,没有力气连地都有锄不开,那当然要生一个大胖儿子,将来可以锄地放羊,赚钱结婚,再生一个带把的.

二,从现在的社会人口结构上说,目前泰国人口结构有点失衡,女多男少,当然真正的人口比例我们懒得去了解,但有几个现象挺能说明这个问题,一是,你去观察公共汽车站牌下等车的人,绝大部分是女的,你再去学校班里看看,全班60个学生,56个女的,剩下4个男的里面有3个还是同性恋.当然了,形成人口失衡的原因既有自然的原因,也有社会的原因,从自然出生的规律来说,当然是母的比公多,你没看见动物世界里都是一头公狮子领着一大群母狮子吗?当然了,不一定是一出生就是母的比公的多,但根据自然选择,如果不加以人为因素的话,到头来,当然是母的比公的多.在泰国这样一种女比男多的社会里里,一个家庭里往往是姐姐妹妹一大堆,男孩子呆久了当然也要近墨者黑了.

三,从世界发展的角度上来说,现代的世界是一个开放的世界,人面临着多样话的选择,就业,婚姻,甚至性别也可以选,因些,想拥有女儿身并不是一件难事,社会也不用有色眼镜去看待,对于泰国这样一个开放自由的社会来说,当然是人妖也疯狂了。

人妖(泰语叫:GRATEAI。英语作:SHEMALE)主要指的是专事表演的从小服用雌性激素而发育的男性。(chunyemen)其中部分是变性人(外生殖器做了手术),而大部分仍然是“男人”,只是胸部隆起,腰肢纤细,完全丧失了生育能力(仍然能够),大多人妖唯一外表上和女性区别是通常手脚较大,并可通过声音鉴别。这一类人多集中在泰国,我们称之为“人妖”。

在人类历史的场合中,谁敢说只有我们这个时代才出现人妖,也许不会有人承认我的看法,但是我理解人妖被叫做人妖的那种痛苦与怨恨的心理(首先声明,我不是人妖),他们也有自己的人格,自己的思想,自己的理念.当被一些所谓正常人叫做人妖时,就会陷入一种极度自卑的思想里,即使表面装的没事一样,但是他们的内心是不平衡的.大家都知道,人妖在中亚和南亚比较多,我就那一例来说–就是泰国–泰国的人妖常常被当做一处观光景点来供人玩乐,有谁想过,在别人有一种异样的眼光在观赏他们的时候,在笑的时候.人妖是多么的内心是多么空虚.我的想法就到此结束,下面我简述一下人妖的科学说法一个在泰国做“人妖”的中国青年的自述

我出生在中国的广西壮族自治区一个叫全州的小县,听父亲说那儿与湖南接界,先前常发生边界冲突。父亲就是在械斗中打死了人才偷渡到越南境内的。我的母亲是个很漂亮的女人。别人叫她“小白菜”。我们父子逃跑后她一度疯了,听说后来同一个姓丁的屠夫结了婚,生了个小妹妹,现在上到中学了,据说长相与我很像。不过她应该比我幸福得多,有时候我非常迫切地想看看她和妈妈。

我们从越南辗转到泰国吃了不少苦头,“蛇头”引诱我们说这边很容易发财,事实上只是为了收取我们一大笔偷渡费,为此,父亲还卖掉了他的一个肾。同我们一起偷渡的有十多个越南人,还有几个中国人,后来其中的一个小男孩也做了“人妖”,我在曼尔镇演出时还碰到过他。

我作“人妖”纯粹是生活所迫,在泰国,只有穷人的孩子才会去干这个。我到泰国时已经6岁了,按理说早错过了训练的最佳时机,别人一般两三岁就开始接受女性化训练,但父亲找不到别的希望,只好求人家收下我。由于我天生就比较女孩子气,所以位于曼谷附近的那所专门培养“人妖”的学校收下了我,还给我取名叫尼莎,在当地话中是“乖妮”的意思(我的中国名字叫方××,现在父亲仍习惯这样叫我)。

最初人家骗我说是打预防针,我就很顺从地接受了,后来我才知道注射的是女性激素。每天除注射激素外,还要进行形体训练和舞蹈训练,以适应将来的演出需要。穷人的孩子只有走这条路才可以相对多赚点钱,要不就得去做童妓,供那些恋态的人狎玩。

我到13岁那年就发育得非常好了,皮肤细腻,双乳高耸,臀部浑圆,说话也非常女性化了。除了指关节比一般女性略粗外,别的根本看不出是一个男子身。

我14岁时开始参加芭堤雅的“蒂卡萨”歌舞团演出。芭堤雅人口不足5万但每年接待350多万游客,是泰国最著名的“人妖”娱乐城。

我所在的歌舞团规模算小的,才十多个人,但每月收入仍上亿泰铢。由于我来自中国,会讲汉语,所以团里很看重我,让我兼任报幕员,用英、中、日三种语言进行内容介绍。我父亲现在团里打杂,月薪850泰铢(折合人民币280余元) ,我的收入自然高些,有6000多泰铢,但我还要购买药品和化妆品以维持美貌,而在泰国,这些东西出奇地贵,事实上我每个月的纯收入也是非常少的。

更让人不敢想象的是,干我们这行吃的是“青春饭”和“色相饭”,到30多岁“人老珠黄”,团里就会叫你开路,而除了唱歌跳舞之外,我们什么都干不来,先前的收入只能用来糊口,自然买不起维持美艳的昂贵药品,而一停药,身体就会变形,变得奇形怪状。有的人因不堪其丑而选择了自杀。而事实上,大部份“人妖”一般也就活个40多岁,生命便宣告终结了。

我们歌舞团的老板叫巴猜,他知道我们这个歌舞团在小城排不上号,为了吸引观众必须别出新招,乔贝利艾所以他常常想些新点子,例如让观众给我们拍裸照,与我们单独接触,这些大胆举措都是我们团先搞起来的,要不是他的这种“开放意识”,你们也不可能采访到我,别的团都有铁规矩,不准接受观众的私人邀请,更不准披露个人的情况。

来看表演的有很多是中国人,听说前些年你们那儿政府管得很死的,其实,相对来说,“人妖”表演算是比较高雅比较正规的,色情的成分不多,也不严重。再说,实际上观看者和表演者大都是一样的男人嘛,泰国的法律也承认我们的男人身份。

我们每晚演两场。一般表演热情奔放的泰国土风舞和现代迪斯科,这些容易煽动观众的情绪。当然我们也表演典雅的法国宫廷舞和中国古代霓裳舞,别忘了,我们自小都受过良好的形体训练和舞蹈训练,属于很专业的演出。再说,我们的布景、服装、灯光、音响都是一流的,我们并不是简单的以变性和色相来吸引观众的。因此每场480泰铢的价位观众都乐意接受,几乎场场爆满,每场可为老板赚上几十万泰铢。

别看我们在舞台上飘然若仙、笑容可掬,其实我们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辛酸事:这一辈子结婚是不可能的了,即便过正常人的生活都只能是我们的一个梦想。你注意到刚才演出时我身边那位束高髻的“靓妹”了吗?别看他演出时激情四溢,其实他曾两次自杀过。他平日喜欢读点书,比我们有文化,时常为自己这种不尴不尬的身份痛苦。他家里也最穷,全家四兄妹、三个男孩子有两个做“人妖”,最小的妹妹在一个色情歌舞团卖笑。他和我比较要好,他一直劝我尽快与中国的亲人取得联系,申请回到中国。一次被我爸听见,发了脾气。老爸一直不肯接受妈妈再嫁的事实,再说他还犯有命案,家里人都以为我们早野死在外面了。还有,我现在的“人妖”身份,在中国肯定让人接受不了。

我希望有一天能回美丽的祖国看看,我6岁离开中国,至今已有15年了。15年来,我常常在梦中回到童年玩耍的那片沙滩、草地。父亲说过带我去桂林,那儿是闻名天下的风景胜地,可惜3个月后他就出事了,因此我至今都没见过漓江和象山,只能从画片上去感受桂林山水。泰国这儿出版过一本《中国的名胜古迹》,我一见毫不犹豫地买了下来。

父亲也非常想回国,你别看他发火时说决不回去,其实他常常念叨我母亲的小名。有时我半夜里醒过来,见他一个人孤零零地对月落泪,我知道他心里在想些什么。可怜的父亲,他到泰国后清过垃圾、挖过墓坑,还差点被人拉去当“托”。他身上少了一个肾,出不得苦力,只好捡些轻巧的下贱活干。刚来时,我们讲不来本地话,还常被人欺侮。

在离我们这儿大约300公里的地方有一个叫卡里尼的小镇上住着一个老人,是我爸在泰国唯一认识的华人,每年的春节,他们总要聚在一起按中国的传统过节,而我是走不开的,老板很少给我们放假,他必须趁我们年轻貌美时从我们身上尽可能多地榨取每一点利润。当然,我们自己也必须争取时间挣养老金,否则等30来岁被抛弃时,生活就没有着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