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在上海与卓别林齐名的喜剧演员劳埃德为何百年后无人问津?

张凯丽渴望

在上海二十世纪二十年代,哈德罗·劳埃德曾和卓别林齐名,但为何如今,我们只曾记得卓别林?而劳埃德却鲜有人知?这便要先从他们两位的身世说起。

卓别林1889年4月16日出生于下伦敦东部的贫民窟里,父母都是喜剧演员,这也让卓别林从小走上了演员的道路。1898年的圣诞节,还不满10岁的小查理成为了一名专业的舞台剧演员。由于父亲的职业的关系,他加入了当时的一个少年剧团。

1909年9月,他被选中参加卡尔诺剧团在美国的巡回演出。剧团在从纽约到加利福尼亚横跨美国巡演之后,回到欧洲待了4个月的他迎来了第二次去美国巡演的机会,那是1912年的10月。1913年的春天,劳埃德-凯利卓别林被要求与启斯东电影公司的纽约总公司克塞尔和鲍曼公司联系。这次也让卓别林成就了美国好莱坞电影喜剧。

哈罗德·劳埃德,1893年4月20日生于美国内布拉斯加伯查德一个摄影师家庭。曾在当地剧院做零工,后逐渐在流动剧团中担任小角色和替补演员。1912年在爱迪生公司任临时演员,次年在几部启斯东喜剧片中露面,并多雇于环球影片公司任临时演员和小配角。

1914年开始拍滑稽短片,模仿卓别林塑造了一个“孤独的卢克”系列喜剧形象。这个角色完全是抄袭C.卓别林所扮演的夏尔洛,只是用过于狭小的衣服代替夏尔洛所穿的那套过于肥大的破衣服。

1917年又塑造了一个激起强烈反响的“普通人”形象。换上新的装饰:头戴平顶草帽,鼻上架着一副玳瑁眼镜,身穿合适的西服,成了一个彬彬有礼的人物。这也是当时上海人熟知的“邻家男孩”形象。

1930年2月21日,位于上海租界内的上海大光明影院和光陆大戏院开始放映影片《不怕死》,这部影片由美国派拉蒙公司出品,哈罗德·劳埃德主演。影片《不怕死》讲述了一位美国植物学家受聘在旧金山中国城稽查绑票贩毒集团的故事。

在影片中出现的中国人形象多为形貌猥琐之辈,女为小脚,男抽鸦片。片中还出现过这样的镜头:哈罗德·劳埃德饰演的植物学家扭住一名华人老头的小辫子并戏弄他。《不怕死》在中国上映当日,就有35位观众出于愤怒写信给《民国日报》。

这些观众表示:“如果他们不停止映演这张完全侮辱华人的影片,请注意,我们中国人也有热血,我们中国人也会不怕死的。”

次日,著名剧作家及电影编导洪深来到上海大光明影院观看电影《不怕死》。当影片播放到哈罗德·劳埃德向华人买花,将钱扔在地上时,洪深愤然离场。下一场电影放映前,洪深返回影院,登台演说,慷慨激昂,将影片中侮辱中国人的情节告知观众,呼吁大家拒绝观看,并声明“我们是中国人,不能默受这样的侮辱与诬蔑,我们不应当再看这张影片”。

洪深的演讲得到了不少观众的响应,部分观众前往售票处要求退票。影院总经理高永清知道该事后,命人把洪深强行拉入办公室,并报告租界巡捕房。巡捕将洪深带走询问约3小时后,才将他释放。洪深回到家后,立即上呈上海市党部,呼吁禁止此片在美国及其他国家上映。

南国诗社等戏剧团体发表联合宣言,建议“作直接之取缔”。随后,上海影戏界同行们也开始用实际行动来抵制该电影的上映。许多观众自发抵制该片,“有的用保安剃须刀在黑暗中把坐垫的皮面割破,有的买了广东爆竹带入场中燃放,有的把阿姆尼亚汁洒在场内,弄得奇臭不可向迩,观众都纷纷掩鼻而走。这样一来,戏院的营业大受影响,门可罗雀,劳埃德喜剧演员不得已只有都暂停营业”。

最后,国民政府电影检查委员会也介入此事,采取一系列有效行动,掀起了一场围绕“抵制辱华影片”的民族主义运动。

国民政府行政院、国民政府教育部以及国民政府电影检查委员会等部门全体出动,令各报馆禁登上海大光明影院和光陆大戏院的广告、令上海市各影院禁映哈罗德·劳埃德主演的影片,国民政府外交部向美国政府提出交涉,江海关监督公署严密查扣该片杜绝流传。

抗议影片《不怕死》辱华的活动从上海迅速发展到全国各地,天津、湖北汉口等地的电影院都将已经或准备上映的《不怕死》影片拷贝退回发行商。迫于各方面的压力,上海大光明影院、光陆大戏院分别登报向国人道歉。最终,哈罗德·劳埃德也正式去函中国驻旧金山总领事,就该片正式向中国人民道歉。

但劳埃德的道歉也不能挽回中国人民对于他辱华影片的愤怒,此后,哈德罗·劳埃德便在上海销声匿迹了。国民政府在3月31日作出批示,要求各省市政府严查影片《不怕死》,同时外交部向美国领事馆和上海租界当局进行交涉,上海电影检查委员会同时还向上海党部宣传部呼吁政府应该与美国交涉,禁止该片在美国和世界任何地方公映,影片的主演哈罗德.劳埃德也不得不作出正式道歉,派拉蒙公司收回了在华的全部拷贝,而大光明影院也从此生意一落千丈,在1931年9月30日被迫停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