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枝裕和:德纳芙让我想在法国拍电影

是枝裕和导演与两位法国女演员朱丽叶比诺什、凯瑟琳德纳芙在威尼斯

知名导演 是枝裕和的首部非日语片 《真实》在威尼斯电影节主竞赛单元进行了首映,并且获得了热烈反响,他给时光网记者讲述了在拍摄时遇到的一些挑战。

故事发生在巴黎,法国银幕传奇女星凯瑟琳德纳芙饰演法比安,是一个女明星,就在她出版自己名叫《真实》的回忆录时,女儿卢米尔(朱丽叶比诺什 饰)回来与她重聚了。

法比安是个自恋,自负的女明星,并且厚颜无耻地在自传中竭力美化自己,这样的做法惹怒了女儿,她觉得法比安比起做一位母亲而言,更喜欢演电影里的角色。

是枝裕和导演此前曾在2018年凭借 《小偷家族》获得了人人垂涎的戛纳电影节金棕榈奖,接受时光网记者采访时,他说法比安这个角色有一部分是受到了德纳芙的启发的——不过他强调她并不是一位不合格的母亲,也绝对不是自大的女明星。相反,他说跟这位女演员合作感觉“非常好”,而且跟她在片场的合作非常默契。

是枝裕和今年57岁,他出生在东京,一开始是拍电视纪录片的。他的作品包括 《无人知晓》、 《步履不停》、 《如父如子》、 《比海更深》、 《第三度嫌疑人》等等。

Mtime:在选中凯瑟琳德纳芙出演《真实》之前,你对她的作品有多少了解?

是枝裕和:她的大部分作品我都看过,而且,跟一位从影六十多年的演员合作也是非常好的经历,因为在日本找不到这样的女演员。她是世界级的优秀女演员。如果不是因为她,我可能不会想到在法国拍电影。

Mtime:那么,她饰演的法比安这个角色,也受到了她的影响吗?她们之间有相似处吗?

是枝裕和:当然。不过凯瑟琳说她跟自己女儿的关系很好,她的性格也跟法比安完全不一样。还有,她从来不会穿豹纹衣服或鞋子(大笑)。她说这种打扮有点“土”,她自己绝对不会这样穿。

是枝裕和:完全没有。我决定要拍这部电影的过程中,一位法国同行(导演)弗朗索瓦欧容说了一些让我宽心的话,他告诉我说这部电影应该在法国拍,而且有很多人都说凯瑟琳是个很任性的人,但实际上并不是这样,她会为了一部好作品而付出很多努力。他给我的这些建议说得很对。

是枝裕和:呃,你知道,有些时候,即便你们说的是同一种语言,你们的价值观也未必是一样的,这样的状况才会令人沮丧。同样的语言并不一定会带来同样的价值观。而我们这部电影拍摄时,大家的想法都是一致的,这就很好。所以,在交流过程中,我没有体会到很大的挫败感。如果我想表达什么,我会写信,给剧组工作人员和演员们都会写。我拍电影的时候通常都会写信,不过在这部戏里,我写的信可能比其他作品里多一些。这些信都会被翻译成法语。

Mtime:你是先用日文写完剧本再翻译成法语,还是跟一位法语编剧一起创作剧本的?

是枝裕和:我自己先写完剧本又请人翻译的。我会跟翻译交流,在她翻译的过程中一句一句的斟酌。

Mtime:因为这一次你是用另一种语言进行拍摄的,而且还是在法国拍摄,感觉跟之前有什么不同?

是枝裕和:我觉得,一部电影是从导演开始的,对我来说,这部电影是从我自己构思这部片子时开始的,然后我会去写剧本,再去找合作的制片人。过去五年,我一直跟同一个制作团队合作,他们让我可以稳定发挥。所以这一次,我觉得我可以重新找一个这样的团队,以后我就可以拍一些国际化的作品了,这对我来说非常重要。

Mtime:当凯瑟琳德纳芙第一次读到剧本的时候,她的反应是怎样的?特别是针对你希望她演的这个角色中不讨喜的一面?

是枝裕和: 第一次的时候,我给她讲了剧情,她看的是一版早期的初稿,然后她给了我一些建议。比如,我是在几年之前就开始创作这个剧本的,所以我需要把故事更新一下,让它更适合当下的环境。当她第一次读剧本的时候,她说这让她想起了五六十年代的明星们,例如让娜莫罗。所以,我在修改剧本的时候接受了凯瑟琳的建议。她的反应还是很积极的,而且给了我很好的建议。

M time:你觉得在另一个国家跟国际知名的明星合作这部电影,是否在某种程度上丰富了你的经验?你有学到什么新东西吗?

是枝裕和:这个过程——从写剧本,改剧本开始,到拍摄,再到剪辑 ——这是我在日本一直做的事,拍这部电影也无外乎是这些流程,我都已经非常熟悉了。但我必须要说,我合作的这些法国工作人员们在职业素养方面做得非常好。我们在法国每天拍摄8小时,比在日本的时间缩短了几乎一半,但每天拍出来的素材量基本差不多。南安普顿近期战绩这要得益于优秀的团队合作。而且我意识到,之所以能达到这样的效果,是因为工作人员们的技术都很先进,很职业化。

不过用另外一种语言进行剪辑真的太难了。拍摄也很有挑战性。弗朗索瓦欧容有一次拍了一部德语电影,他告诉我,用另一种语言进行剪辑,比用另一种语言拍摄要难得多,我不得不承认,他说得太对了。在片场和在剪辑室里,我的双语翻译是同一个人,我会让她在我正在剪辑的画面里加上字幕,我是根据字幕剪辑的。但有时候我不知道该从那里剪,所以我就会跟翻译交流,她会说“也许你应该再多加一个词”,所以我只能一句台词一句台词地剪辑。

是枝裕和: 导演们不也是一样的吗?(大笑)有一场戏,法比安的女儿问她,“你喜欢什么?你喜欢电影吗?还是你只喜欢你自己?”法比安回答说,“我喜欢我演的电影。”没错,有些演员是这样的,同时也有一些演员能够从更高的角度全面地看待自己拍摄的作品。法比安电影我觉得凯瑟琳德纳芙就属于后者。她不会沉迷于自己的戏份,反而会去看所有演员演的所有戏,这样她才能搞清楚这部电影讲的是什么。她做的一切都是希望能让这部电影拍得更好。她在拍摄过程中非常配合,我很感激。